谁推动了军事革命 是技术还是理论?

每一次军事革命都是由技术变革和理论创新共同完成的——军事技术的变革为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提供动力之源,通过理论创新和用创新理论指导,完成体制编制、教育训练和后勤保障的变革,将技术变革带来的军事进步,转化成作战方式的变革和作战效能的提升。
        公元前3500年左右,埃及人最先掌握了冶炼技术,开始制造青铜兵器,由此开启了长达4000年的冷兵器战争时代。火药的出现,使得武器的杀伤力和作用距离都出现了划时代的进步,推动人类进入热兵器战争时代。
        最能说明只有军事技术和军事理论相结合才能完成军事革命的,是坦克的出现和机械化军事革命的例子。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国人在索姆河战役和坎布雷战役中,最先使用了坦克。随后,英国军事理论家富勒在其代表作《大战中的坦克》中,提出并论证了坦克制胜的理论。法国人戴高乐也在他的《未来的陆军》一书中指出:“汽油发动机控制了我们的命运。”“机器改变了生活的每一方面,战争也不可能例外。”
        德国人古德里安在富勒和戴高乐思想的基础上,提出用装甲集群为作战主力的“闪击战”理论。二战开始后,古德里安率领他的坦克集群绕过马其诺防线,钢铁洪流摧枯拉朽般摧毁了法国的防御。“闪击战”理论和坦克共同完成了机械化军事革命,没有创新理论指导的坦克,比一支重机枪强不了多少。
信息化军事变革中,随着信息类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并在军事领域推广运用,美军理论创新也是精彩纷呈:1976年,汤姆·罗那首次提出“信息战”;1981年,美军提出“空地一体战”;1996年,美军提出《2010年联合构想》《震慑与畏惧》理论;2000年,美军提出《2020年联合构想》;2001年,美军提出《网络中心战》《基于效果的作战》;2010年,又提出《空海一体战》《赛博空间作战条令》;2011年,“混合战争”理论诞生……
        其中,有时是技术变革推动理论创新。1996年美军参联会在《2010联合构想》中认识到,“由于技术的进步,可以更多地获得信息,优选和传送数据的速度和精确度更高。”“信息及系统组合技术方面取得进步能够及时给决策者提供准确的信息,从而大大影响未来的军事行动。”“信息优势的重要性正在显现。”而其作战原则的更新,就是建立在信息优势基础上的“制敌机动”“精确交战”“全维防护”和“集中后勤”。
        有时又是理论创新牵引技术变革。1981年,美军提出“空地一体战”理论。受其影响,1982年5月,美国国防部提出将空军的“目标截获及制导系统”计划和陆军的“远距离目标截获系统”计划合并成“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JSTARS)计划。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时,尚处于试验阶段的两架装备JSTARS的E-8A被派往海湾前线,共飞行749架次,作战飞行时间共计500多个小时。在海湾战争和后来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用这一技术和装备聚合空地一体火力,形成了对伊军地面装甲部队的毁灭性打击效果。
        不仅如此,美军还利用不断发起的信息化局部战争实战,实现了军事技术、作战理论与作战实践之间的良性互动。1996年,美国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出版《震慑与畏惧》一书,提出“快速主宰”概念。结合《2010年联合构想》精神,以及1998年“沙漠之狐”行动和1999年“联盟力量”行动,美军联合部队司令部于1999年10月推出《快速决定性作战》理论。2003年,美军发起的伊拉克战争,其行动代号即为“震慑与畏惧”:美军一反海湾战争进行38天战略空袭的做法,于空袭第二天即发起对伊拉克的地面作战,实践和验证了“快速决定性作战”理论。
人类用什么方式生产,就用什么方式作战。在社会发展的早期,限于低下的生产力水平,军事技术创新所凭借的手段和所能利用的资源都很有限,军事技术的发明往往具有偶然性。例如,1964年的一天,美空军上校乔·戴维斯办公之余在楼顶眺望小憩,看到马丁·玛丽埃塔公司的工程师用一种叫激光器的东西锁定远处的目标,戴维斯马上意识到应该可以用这种激光器引导飞机投放炸弹。随后,戴维斯与德克萨斯仪器公司的工程师们合作,经过反复试验,终于研制成功激光制导炸弹。1972年3月,激光制导炸弹首用于实战,美军用15枚激光制导炸弹,炸毁了以前出动700余架飞机、投弹约1.2万吨也未能摧毁的越南清化大桥。
        戴维斯上校偶然之间的灵感迸发,开启了美军的精确打击时代。但偶然间产生的单一技术创新,不可能完成一次军事变革。波澜壮阔的信息化军事变革,是庞大的信息技术群的军事应用,以及不断创新的信息化军事理论,它们之间相互作用的结果。
        对完成军事革命而言,技术变革是基础,武器装备是新军事技术的物化,理论创新是指导。简单地说就是,技术提供手段和可能性,理论指导手段的应用将可能性变成现实。强调技术变革的推动作用,不可忽视理论创新的指导意义。失去理论创新的指导,军事技术不会自动完成作战方式的变革,也不能自动完成体制编制、军事训练和后勤保障的革命性改变。强调理论创新的牵引作用,不可忽视技术变革的源动力作用。没有军事技术变革,军事革命即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军事理论创新也仅仅是纸上谈兵。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穆怀裕)
话题: 军事革命
laserhelp 管理员 2018-02-03 13:46 1楼
应该是战争推动了军事技术的发展,很多新技术都是战争中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