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终于吃到了地道的荆州鱼糕了

在北京终于吃到了地道的荆州鱼糕了
    转载:天涯论坛
     本人来自湖北荆州,就是三国时关羽大意失的那个荆州,来北京已有十年。跟其他离家在外的朋友一样,对家乡最大的怀念,莫过于家乡的美食了。
其实现在大凡大型都市,都已经汇聚了全国各地的特色风味,只要你想吃,总能找到吃的地方,但吃过之后总觉得还差点什么,不是那么回事,这就是地道与否的问题。
地道二字,绝非手艺那么简单,还包含了回忆。都说小时候妈妈做的饭菜是最香的,无论走到哪里,隔了多少年,永远都不会忘记,原因就在于根植在童年岁月深处的那份美好回忆。母亲和家乡,都是生命中的唯一,母亲做的饭菜,和家乡的美食,都是你在其他任何地方再也无法品尝到的。
要说我们荆州的特色美食,其实也挺多,但能像武汉的武昌鱼、久久鸭那样声名在外的,似乎还没有。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有多种,而非美食本身之间口味的高下所决定。例如我情有独钟的、号称荆州十大特色美食之首的荆州鱼糕,同为鱼类食品,就口味而言,跟武昌鱼相比,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武昌鱼上了伟人的诗,才得以名扬天下。
我对荆州鱼糕的喜爱,可以用一个“极”字来形容,我可以将其称为极品,而我对它的喜爱,就是极度。说到这里,让我想起小时候爷爷给我讲的一个故事。说是在旧社会,老百姓的生活都很艰苦,难得吃到一点荤腥。有一个木匠,到一个穷苦人家做工,连续几天,东家端上桌的最好的一道菜就是咸鸭蛋,木匠师傅当然知道主人家艰难,也不好说什么,每顿饭就只吃咸鸭蛋。主人家见此情形,就问师傅怎么这么喜欢吃咸鸭蛋,师傅回答说:您有所不知,咸鸭蛋就是我的命。一句连嘲带讽的话,主人家不可能听不出来,但也实在是没办法,只能委屈了师傅。收工那天,主人家说什么也得补偿一下师傅,就买了一斤肉。饭桌上,木匠师傅只吃肉,咸鸭蛋连碰都不碰。主人又问了:您不是说咸鸭蛋是您的命吗?怎么今天不吃了?师傅回答说:您不知道,咸鸭蛋是我的命,我见了肉,命都可以不要了。于是大家一笑而过。想想那时穷苦人家的自嘲和幽默,也是蛮可爱的。
荆州鱼糕对于我,虽然还没有到命一样重的地步,但若桌上有这道菜,其他的无论什么美味,我也是可以碰都不碰的。但遗憾的是,自从上了大学,毕业后来北京工作,这十多年里,每年也只有过年回去才能吃到地道的荆州鱼糕了。有时候请朋友吃饭,也会到九头鸟、九头鹰这种湖北菜馆,可惜他们那的鱼糕,淀粉放的太多,完全压住了鱼味,也影响了口感。
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前几天回家时,发现门上贴着一张传单,传单上的大字标题和图片立马让我眼前一亮:荆州鱼糕。进门后,立刻就根据传单上的联系方式联系上了卖主,一问果然也是荆州人。再问价钱,还算合适,于是就先买了一斤,收到货后才把钱通过微信转给卖主。这样信任顾客的卖主,我好像还是生平头一次见到,大概也只有我们豪爽、大气的湖北佬才做的出来。
收到货的当天,我就做了一盘。因为是熟食,直接蒸热就可以吃,再说我也是想看看他们的手艺如何,就没再加入其他味道。没想到的是,我居然吃到了最地道最正宗的荆州鱼糕,无论是清香鲜美的味道,还是绵软弹滑的口感,以及洁白如玉的外观,都堪称上品,不用说,这肯定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的手艺。于是问卖主,果然不错,是他们从老家请来的做了几十年鱼糕的师傅。而卖主本人,就更神奇了,高学历,原本也是在北京上了十几年班,觉得没劲了,才决定自己创业,而且竟然选择了跟他本行八竿子打不着的食品行业,不得不让我佩服。不用多说,直接加了好友。
最后上图,来自古城荆州的传统营养美食,荆州鱼糕鱼丸——




游客
登录后才可以回帖,登录 或者 注册